领导、师长、长兄  ——深切怀念我最尊敬最崇拜的李魁县长

2021-06-22
来源:中国观网华北区

微信图片_20210530193045.jpg


领导、师长、长兄

——深切怀念我最尊敬最崇拜的李魁县长


梁玉军


冯老师:我是原商都县政府办公室农业秘书梁玉军。最近,我偶然有幸在朋友转发的微信上,拜读了您于2008年创作的《我和这么个人生活了一辈子》的传记类作品。您撰写的上、下两部分内容,既像拉家常般地驾轻就熟,如数家珍,详略得当,自然流畅,娓娓道来,仿佛和风微醺,感人至极,令人陶醉的时刻,更让我无声落泪;又像是一篇极富艺术感染力的纪实性报告文学作品。通篇著述丝丝入扣,暗中抛索,千载如出;更宛若一部叫座率爆棚的电视连续剧。编剧立意深邃,导演视觉刁钻,事例动人详实,剧情跌宕起伏,观众如痴如醉,首尾呼应,一气呵成。拜读后使人荡气回肠,深思纵逸,酷似美美地享用了一次浓淡相宜,品感温醇,酸甜苦辣咸,色香味俱全的思想大餐与精神盛宴。与此同时,还亲眼目睹了冯老师您、李县长和豆蔻年华、天真烂漫的两个女儿的倩影,以及您二位创作出版的部分代表性书籍照片等多幅插图。顿感分外亲昵,心潮澎湃,思绪万千,遐想连绵......您夫妻二人,可谓天作之合,才子佳人,相貌匹配,人品契合,性格投缘,夫唱妇随,风采依旧,厚德载物,人生曼妙,家和事兴,龙凤之后,青出于蓝,经历传奇。仿佛二十年前,我与您全家似曾有缘,一见如故,非亲胜戚。尤其是与李县长近水楼台,影随行从,亦每每处于团结活泼,字斟句酌,不亦乐乎?既严肃紧张,又劳张逸驰,“师”与“徒”,如“鱼傍水生,水知鱼性”的教学相长关系,藕断丝连,魂牵梦萦,酷似儿女情长般地剪不断、捋更缠!忆往昔,一次次加班,一回回有您,一页页斧正,一摞摞审阅,一滴滴汗水,一行行墨迹,一幕幕县长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一场场秘书心悦诚服,效仿践行,潜移默化,深感,近朱者皆赤。彼情彼景,刻骨铭心,悠然再现,难以释怀,催人泪下。此外,李县长与冯老师有恩予我,且恩重如山。常言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当我看到像片,真像看到了你们一样,由此,触景生情,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倏忽,激起了我非写一些感恩回馈两位恩人的思想冲动。

留在故居的记忆.png

我眼噙泪水,回忆起往昔与李县长近15年(含李县长任副县长、亦包括我在乡里工作期间在内)的接触、相处、交往的过程,尤其在工作中,李县长始终像兄长般地耳濡耳染,时时的传、帮、扶、带,犹如润物无声的言传身教,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对我们秘书,在工作上,处处授道,释疑解惑,在个人问题上,事事关注、提携,并且给以解决。他还经常反复告诫下属:“为官要清,掌权要廉,办事要公,做人要检;己所不欲,勿施他人;凡事要换位思考,勿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名利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赤裸而来,净身而去”等等古训哲理。这样的教导,使我在以后的工作中受益匪浅,并付诸实施。同时,从中悟出了如何当清官,做好人,办实事。杜渐防萌,清心寡欲的真谛——即:以李县长为标杆,“为官戒不清,做人戒不检,饮食戒铺张,着装戒讲究,权势戒攀比,名利戒贪婪,生活戒奢靡,作风(生活作风)戒淫欲,决策戒专断......”同时,他还深谙从政必须视声誉重于生命,这样的教诲,教人怎能不严于律己呢?反之,私欲高于道德的掌权人,必然疏于约束,以致滑入陷阱;以利交友,利尽人散,以文交友,知天下,以理服人,照古今;贤士殉名,贪失死利;水能载舟,亦可覆舟”等等为官之道。古有“红顶”商人胡雪岩,扶贫济困,广施善心,普度黎庶,扬名后世;今有“红顶”文人李县长,在一定程度上,他已经达到了绝圣弃智,无我忘我的境界了。他在任时,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些蝇营狗苟的个人得失问题,一心扑在“两作”之上,即工作与创作。他不贪不占,著书立说的稿费虽丰,但很大一部分施舍予公益项目与弱势群体啦!他还支持支助贫困大学生求学,这些大学生学成后,成为国家栋梁。对他而言,购书是一项大的开支,他对自己的衣食住行从不讲究,俭朴、简单,随便、随意。平心而论,若无李县长曾经像蜡烛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的无私奉献;像身怀绝技的开明恩“师”倾囊授“技”传“艺”,盼其早日“出徒”,凭借所学技艺独自安身立命闯天下的默默付出;像园夫通过辛勤劳动,挥汗如雨,栽种、施肥、浇水、松土、灭虫、修枝打叉的精心栽培管理,园林草地内又怎会枝繁叶茂,万紫千红,绿草如茵,又何来我今日“官”至八品半,副处待遇?

忆往昔,经常一连几天吃住在李县长家,我们共同研究材料。冯老师,是您不辞辛苦,为我们做早点、午饭,甚至还管晚饭。您怕我们回家晚,影响家人劳累,又怕我们赶写材料饿肚子,一顿又一顿,体贴入微。真是慈母心肠,让人感激不尽。尤其是逢年过节,冯老师,您一直认为当秘书辛苦劳累,工资也低,总是要为秘书每人精心准备一份节日礼物,并指派工勤人员登门送去,以示犒劳。在这点上,我与凌秘书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每年《六·一》儿童节,还给我俩的小孩另外赠送一份小礼品。每当收到礼品时,两个小家伙高兴地爱不释手,连蹦带跳。是冯老师您,生生将中国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下属应为上司送礼这一约定俗成颠了个个儿。

冯老师,您与李县长两人从韶华青丝,农民与知青起步,论背景一无所有,比家境一穷二白!两位硬是凭借与生俱来的睿智、品德、意志、勤奋等无价之本,在充满荆棘、坎坷、挫折、煎熬等等的境况下,在险象环生,不进则退,背水一战的人生逆旅中,白手起家,艰辛打拼,一路风雨兼程,自强不息,时至银丝耆年,终于迎来了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冲飞天,功成名就。老领导德才齐备,鸿运当头,平步青云,官至厅级。冯老师,知性儒雅,潜心创作,柳絮才高,妙笔生花。夫妻双双荣获了斗重山齐,麟凤龟龙的国家级作家称号!李县长更是跻身于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作家行列。这岂不应验了出自战国的《孟子》名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文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肌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吗?

世事无常,天嫉英才。去年,当我惊悉李县长这颗璀璨夺目、百年难遇、才华盖世,光耀内蒙古大草原上空的文坛巨星、官场廉星、弱者救星、黎庶福星的突然陨落,顿觉天旋地转,痛彻心扉,失声痛哭!这是他所待过地方的全体同仁、同事、下属,以及四面八方、五湖四海所结交各层次骚人墨客、各路“江湖”朋友,甚至是他曾施舍过的乞丐之流,在思想、精神、情感上是一永远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更是令人们每逢忆起他时,总会异口同声道:“天嫉英才人无奈,如此才华横溢,深受百姓拥护、爱戴、敬佩的大文豪,焦裕禄式的好干部,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为之扼腕慨叹、落泪痛惜。从人们街谈巷议的悲伤表情,微信群、朋友圈的留言悼念中,就足以佐证了李县长生前官清似水,风华绝代,声誉卓著,妇孺皆知的鼎盛人气与人格魅力!

就我本人而言,由于哄孙女脱不开身,消息闭塞,当时又正处于疫情期间,我是李县长辞世十天之后,才在微信上看到这个悲痛噩耗的。因未能亲自赴现场缅怀、悼念,与老领导做最后的诀别,一直耿耿于怀,忐忑不安。当时在微信上看到这一不幸讯息后,顿时失声痛哭,悲痛欲绝,如丧考妣,扼腕痛惜,唏嘘不己,仰天长叹,天嫉英才啊!我独自暗中伤感,伤神,在远方的我,唯一的悼念方式只好将遗憾、惋惜、内疚,化作发自肺腑的泪水与慨叹,用祈祷的方式,把我的寄托奉上,对逝者表达一份诚挚的怀念与哀思!在天堂之上,宽广的路上,有鲜花伴您,在休闲、安逸的环境中,您的灵魂会得到安放......

在此,有一点必须予以说明:我为啥如此地尊敬与崇拜李县长和冯老师呢?是被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当官清明,为人厚道,做事务实,体恤下属,爱民如子;著书立说,昭彰徽音,流芳千古,彪炳史册,惠及后世的盖世才华,崇高操守,人格魅力所征服!更是我们双方“三观”一致,思想契合,精神感应,心灵碰撞所发生“化学反应”的效果......故这当中没有掺杂、暗隐、附带丝毫阿谀奉承,献媚巴结,沽名钓誉的功利之心及成分。再说,我已年近古稀,退休悠闲在家多年,况且李县长已辞世,并且我与老领导从1995年分别后再未会过面,双方早已不存在任何依附关系了,有的只是留存在心底的那份永远的情谊。

要说我打心眼里尊敬、崇拜两位恩人,那只能是我以情感为纽带的原因。即:最令我永久心悦诚服的主要理由是:“岁月如梭,愿与汝歌。光阴荏苒,愿与汝舞。洗尽铅华,愿与君好。”我将这几句话用在我与他们夫妇之间,是再贴切不过了。

我是九十年代初调入县政府办公室当的秘书。当时,四十多岁(我给李县长填写干部履历表时,才知道他出生于1949年,与共和国同龄)的李县长(正县长)年富力强,风华正茂,如日中天,鸿图大展。冯老师与与李县长同龄,正值芳龄。冯老师是刚迈进不惑这个黄金年龄段的女子,可谓是一位女杰,精品中的唯一。她有一定文化底蕴,修养层次和人生阅历。她高贵而不奢靡,端庄而不做作,热情而不浮躁,她是知性智慧的,自信大度的,聪明睿智的。光阴似箭,白驹过隙,一眨眼已经是2020年啦!尽管无情岁月让两位恩人面庞上刻下了年轮的印痕,但李县长天庭饱满,额头宽阔,地颌方圆,方头大耳,鬓角微霜,眉清目朗,鼻子挺直,朱唇皓齿,红光满面,精神矍铄,容颜不老,风采依旧,凡言必笑,笑声爽朗,仪态大方,步履安详,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常言道:“美貌与智慧并存”——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风流倜傥,潇洒不羁啊,雄才大略,风华绝代是李县长人格魅力与才华横溢的标签;公平正直,积雪封霜,蒲鞭之罚,德化之广,包羞忍辱,忘我无我是李县长品行高尚与恪守节操的标记;过目不忘,七步之才,处世不惊,洞见症结,福慧双修,豁达大度是李县长情智两商与惊人记忆的标配;上古伯乐善相马,先有圣伯后骐骥。一日千里蹄不歇,伯去神驹谁发掘?今朝“先生”人事抓,火眼金睛任英杰。再世伯乐您变他,酷似黄羊公天下,是李县长慧眼识才与选贤任能的标志。常言又道:“颜值与才华齐飞”——蕙质兰心,姱容修志,秀外慧中,绝代风华,气质优雅,知性端庄,是为冯老师颜值与才华齐飞,量身定制,实至名归的贴切评价;她是贤妻良母,是家庭顶梁柱;是社会“半边天”;是出名女作家;知性优雅又是她成熟的专利,经历多了,故事也有了,这便是一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财富。有了财富的她,内心便少了许多茫然和焦躁,无意中流露出一种岁月历练的美丽与智慧......千言万语汇一句,这便是我发至内心、五体投地、顶礼膜拜尊敬钦佩李县长与冯老师圣恩重惠的充足理由。

饮水思源,知恩图报,是度量一个人孝忠仁义礼智信的一把标尺!况且还有“一字之师”与“一饭千金”这两个经典故事,岂不更加发人深省吗?何况李县长与冯老师对我有如此重恩厚惠呢!在感恩这点上,我深感懊悔、自责,从九十年代末(即2000年始)至今,弹指一挥间,我同两位恩人分别长达21年。尤其是2006年至今这15年间,两位恩人肯定经常回商都老家,我却一次也未亲自见面叩谢!其中的无奈与苦衷是:当时,正逢全盟各地掀起了对五十周岁(含五十周岁)的科局领导普遍实施“一刀切”的浪潮,我被顺理成章地从县总工会的位置上“切”了下来。当初,多数被“切”领导选择在原单位挂虚职继续上班。此外,凡到龄被“切”的正职,临“切”之前,一律由县主要领导分别找其进行单独谈话。在轮到我谈话时,县委主要领导讲道:“老梁,你愿意到县委办公室任主任科员吗?经县委研究考虑:这样安排仍能继续发挥你写材料的专长与余热。但工会主席的位子是要让出来的,你还有什么想法与要求可以提出来。”我毅然决然地回答道:“既然如此,让我去县委办可以。但要允许我彻底离开单位,不再继续上班。”县领导当即便爽快地应允了。至此,我便于已退休的老伴儿一块儿奔赴外地,开启了边陪女儿读大学边打工的逍遥生活。女儿大学毕业,我又马上“转岗”到儿子家哄小孩儿去啦。干家务哄孙子这营生,虽繁琐、忙乎、操心、受累,但亦乐在其中。由此,每年我与老伴儿除过春节回商都几天外,剩余时间几乎都在外地待着。加之我已年近古稀,消息闭塞,哄孙女又难以脱开身等原因,迫于无奈一再耽搁。故当面叩谢两位恩人的心愿一直难以兑现,但始终耿耿于怀,忐忑不安。当下,只能以这份深切的怀念之情来对李县长哀思!以及对冯老师的敬重感恩!最后,我要借用网上搜索到的——以“草原英雄”四字为句头的一首藏头诗与罗贯中所著《三国演义》里对蜀汉大将姜维的评价,来寓托、悼念、回馈一代英才,两袖清风,此世今生,虽去犹存的李魁先生:著书立说,藏之名山,传之其人;官至厅级,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品行操守,忘我无我,荷出淤泥;丰功伟业,震古烁今,彪炳青史!正所谓:“草绿苍茫风萧瑟,原上羊群如云过。雄踞蓝天飞鸟尽,鹰击长空声名赫。”“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心存谋略何人胜?古今英雄唯是君。”

绿色情缘-1.png


附:对梁玉军《领导、师长、长兄——深切怀念我最尊敬最崇拜的李魁县长》一文的回复:

                                                                                        舒正


玉军好:夜静静的,静静地读着你的《领导、师长、长兄——深切怀念我最尊敬最崇拜的李魁县长》,感情让我的泪腺再次开启,不觉,泪已湿襟。泪,润着文字,文字,浸着泪,就那么读着,流着,流着,读着。伤感之际,恍如还是在家乡那院子里,那屋子里,那茶几旁,你坐在那十分陈旧的沙发上,还有另外一个秘书,李魁和你们共同研究会议材料,你们认真地听,认真地记,回家再认真地写。每逢这时候,我便给你们削苹果,沏茶水,还准备了饭菜。等材料都布置好了,你们才顶着星月回家。这样的夜,这样的工作场景,都习以为常了。敬业的工作,使你们之间铸成了秘书和领导之间的默契,也铸下了深厚的感情和友谊。时至今日,回想起来,那是一种珍贵,一种甜蜜,一种锲而不舍的情感。

一晃,二十多年的时光就悄悄地流走了。二十年前的事,再重新回放到眼前:那所普通的院子,普通的屋子,李魁和你们在一起加班加点,温馨而甜蜜的场面,让人倾倒。倘若时光可以倒流,再回到那个场景,不为别的,就为那份纯真的感情!在纯真的感情中,你得到的是:15年在一起工作的日子里,你们与李魁亲密接触、相处与相交,他时时给予你们的是传、帮、扶、带,这样的指导,让你们日后都受益无穷。更重要的是,他对你们在做人上的教导,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为官要清,掌权要廉,办事要公,做人要检;己所不欲,勿施他人;凡事要换位思考,勿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名利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赤裸而来,净身而去’”等等古训哲理,对你们的严要求,成了你们一生做人的原则和根本。然而在你们的个人问题上,李魁随时关注,并且给以解决。他常常屈膝与你们谈工作,谈家庭,那种贴心的关心,是少有的。领导与下属的关系变成了“师”与“徒”的关系,现在看来,师高,徒亦高,确是这样。

李魁性格爽朗,豁达大度,正直公道,透彻而鲜明,才华横溢,既然“天降大任于斯人也”,那么,李魁在任期间,竭力治理家乡,善待百姓,培养出许多笔杆子,许多优秀干部,同时也交了许多朋友,尤其在锡林郭勒草原工作期间,结交的那些安达,更对他的能力和才华,佩服得五体投地。玉军,你是其中的一位。

是的,玉军,李魁既是你们的领导、师长,亦是你们的兄长。李魁不仅是官员,亦是作家,斯人已去,他有550万字作品留世,惠及后人。你的文字真情实感,没有半点虚假,字字句句都道出了里快的辉煌人生,写出了你和李魁之间的友好,更反映了你的人品,所以你的愿,也是我们共同的愿:“岁月如梭,愿与汝歌。光阴荏苒,愿与汝舞。洗尽铅华,愿与君好。”

玉军,在你的内心,始终有一位你最尊敬最崇拜的老领导,那便是李魁。所以,你不用遗憾,有这份缅怀李魁先生的文稿就足够了!在我的心目中,里快先生是夜空中那颗永远闪亮的星!

很喜欢以信的方式交流、表达、倾述,寄情于怀,寄情于书,寄思于日月星辰。

谢,在一握手之间!

2021年6月20日于北京

微信图片_20201209120812.jpg

分享